三言两语话三年——《前滩望潮:一群正能量者的任性思考》自序
发布时间:2016.01.11    浏览次数:   作者:何万篷
返回列表

3年前的今天,意气用事,离开为之倾情奋斗了14个年头的老单位,不带走一片云彩。任性。


在众人鼓励下发起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不管日后或有传播困扰,仍取前沿、抢滩之意,冠名“前滩”。任性。


中心成立后的头等大事,不是急着做事、找钱,而是费尽周折,从浙江老板手里高价买回“前滩”商标。任性。


中心成立的第一年,邀请省部级领导、中外专家和思想型企业家,举办开放性发展论坛。并在智者的提点下,升级为每年春秋各一次的《海论》。上海滩的论坛,海阔天空的论坛,无拘无束的论坛,任君想象。年度预算近百万。任性。


2014年9月,中心在上市公司“龙元建设集团”鼎力支持下,向全球邀约专家团队,研究上海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路径。应者云集,最后的中标单位是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研究成果报送相关的领导和职能部门。任性。


中心打造几乎365*24的在线研究网络,既是资讯交换平台,也保障了《关于中方参与G20峰会的15条建议》等紧急项目的完成。全时在线,乐此不疲。任性。


从FT学来的“周三下午茶”,已然成为知名的线下研讨活动,与金融机构、开发园区、高校等联合,走进民企,在各区县“巡回”。政、商、学、金、媒等各界人士活跃参与,平均每周至少一次。中心每年学术茶叙的支出,有十数万元之巨。任性。


《上海17区县微评论》,经《东方早报·上海经济评论》刊发后,风靡上海滩,好评如潮,被喻为“言领导之不方便言”,“颠覆了区域经济研究的表达范式”,“洞察优势和趋势”。中心在此基础上,开发基于大数据的区县数据综合性监测服务,扬短避长,转型为数据技术平台。任性。


一篇非常不合时宜的《上海众创空间过剩了吗》在《上海观察》登载,一度引发热议,甚至责难:怎么可以泼“众创空间”的冷水呢?早在2013年9月,中心预警上海自贸区将“直面八大风险与挑战”,其中就包括“热钱异动”。秉持“预测先于决策”精神,敢于冷思考,和委托方柔性碰撞。任性。


中心发起并运营“上海市PPP中心微信群”。群友来自财政部、市政府、普华永道、PPP市场主体、中介咨询机构、高校、银行财团等,集聚了一批业界大佬。大家围绕PPP,畅所欲言,鞭策全国PPP大业。中心不在其位,亦谋其政。任性。


中心联合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成立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到香港、柏林等地访问演讲,阐述互通互联、新型全球化。与美国曾主导的、以商业性金融为主、一贯制、格式化、排他性的全球化显著不同的是,一带一路是由中国倡议的、以实体经济/实业经济为主导的全球化,前所未有地重视基础设施、城市建设、产业合作,尤其是制造业合作,强调可持续性和包容性,强调协同发展。而教育的互联互通、教育的新型合作,可谓一带一路的软实力、“巧实力”之源。中心因此建议上海发起设立一带一路大学。有梦想,就有可能成真,即便明知不可,仍尽力为之。任性。


我们设立了“访问学者”制度,欢迎国内外专家来沪从事研究,接受兄弟省份的青年干部来挂职锻炼,中心提供力所能及的便利服务。任性。


……


任性的背后,是一种使命感和紧迫感。上海前滩新兴研究中心的内部团队和外部专家,有个共同的标签:正能量、建设性、乐天派、行动者和学习积极分子。任性来自于热爱和紧迫,不热爱就没有这份激情投入,不紧迫就没有这份只争朝夕。中心办公室墙上有一句标语:我们的每一天,是25小时!


我们分析全球政经新常态,提出“中国行动”是国际社会可信赖的力量,是中流砥柱。我方可以抓住美国“创新间歇”“战略收缩”和全球统御能力传承出现空挡的机会,适应“后危机”“后美国”和“后全球性框架”特点,顺势而上,抢占市场、思想、道德和舆论的制高点。


我们结合国际招标成果,提出上海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综合优势无可置疑。宏观层面尚需改进,但没有大的屏障。问题出在细微处、隐形处,“微障碍”坚硬而普遍,必须努力跨越。在上海电视台《道理》栏目录制《创新动力正澎湃》时建言,全球性科技创新中心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理解。第一个层面,科技成果的研发、转化和应用。第二个层面,国际科技创新资源的市场化集散。第三个层面,源于科技创新但是又超越科技创新的思想市场的形成。


我们长期跟踪研究TPP,提出重整供应链和价值链,将产能积极投放到TPP协议国,通过并购重组,谋划由GDP主义转向GNP主义。我们注意到,日本的国家战略特区计划野心勃勃,欲建设“世界上最容易开展商务活动”的国家,打造“可匹敌伦敦、纽约”的国际商务环境,汇集“世界人才、技术和资金”。中心组织力量,集中研讨,发表《上海自贸区引领新动力、新空间与新优势——兼论与日本国家战略特区的比较》。


我们深度考察德国工业4.0,提出德国STYLE= 智慧思维 + 工匠精神 + 秩序社会 = 质量 = 和谐。这个和谐包括:供需和谐、工序和谐、软硬件和谐、人机和谐、人和自然和谐等。对中国企业而言,有个跟跑、并跑、领跑的过程。但在高端制造领域,中国企业可能连跟跑都很困难,差距拉大,还存在不少误区。有些中国企业急于求成,好高骛远,不愿意脚踏实地当“工匠”,想直接跨过“精益生产”的阶段,直接实现工业4.0。我们更要看到,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器,数控机床则是先进制造之基。西方严格限制高档数控机床领域的对华技术转让。政治是主因,技术控制是手段,限制发展是目的。西方的做法,违背了自由贸易精神,阻碍着生产方式创新。


……


过去3年,中心承担了50余项外部研究课题。长三角、东三省、京津冀、云贵川、中三角、港澳台、上海每一个区县街镇……都留下了中心专家勤奋的脚印。


我们在“环首都经济圈产业规划”中提出,河北省要绿色崛起、智慧突围;


我们在“大玉溪战略规划”中提出,要让曼谷-昆明国际通道变成串联自由贸易城、自由贸易园区的自由贸易带;


我们在“义乌市新动力”课题中提出,要通过培育国际营运商,打造一个内外贸一体化、进出口均衡的全面深化改革生动样本;


我们在“桃浦科技智慧城产业规划”中提出,引入共同体、PPP、联席会等理念和工具,打通“科研成果转化-知识产品集散-科技金融创新-先进模式示范”价值链,面向“上海2040”,建设智慧型、国际化的竞争力新极点。


我们是中国自由贸易研究的专业户。在“双自联动”紧急课题中,提出“中国行动”的关键,是上海这座新兴全球城市迅速从后发追赶阶段转换到创新引领阶段,肩负起庄严的国家使命,成长为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的先进典范和强大策源地。而浦东使命的逻辑,是世界市场-“北京共识”-中国规则-上海引领-浦东突破。全球城市的内在性、终极性要求,是基于自由贸易制度的全球创新资源配置中心。“4+1”中心有如下的内在结构:






但是客观而言,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从外部观察,始终是模糊的。过去的3年发展路程,显然是非典型性的。


办公室墙上还有一句话:我们是“创客型智库,智库型孵化器”。既然是创客,动手能力就要强,除了接“天气”,更要接地气。既然是孵化器,那就要有对象——我们孵化学术团队,孵化创新商务模式,甚至孵化改革实践。理解这个同样非典型的定位,无疑有点挑战性。中心其实不敢轻言“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我们或许有点新型,但离“智库”尚有十万八千里。


2015年初,《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印发后,全国猛刮“智库风”,各类机构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还未成长,就已过剩。过剩的必然结果,是让“智库”变成了“字库”,成了愤青、“愤老”扎堆的处所。如不是唯一功能,至少也是第一功能,“智库”要善于在约束条件下拿出解决具体问题的对策。所谓“智库”,就是智慧的对策库。会批判,更会建设。能实证,也能证伪。可以让历史照亮今天,更要让未来引领当下。


我们不敢说自己是“智库”,还基于这么一个判断:“智库”能力 = 对策研究能力 + 现代传播能力 + 财务独立能力。如果不能做到3 in 1,就可基本被判为传统研究机构。比起培养对策研究能力和财务独立能力,更加紧迫的是现代传播能力。许多自我标榜为“智库”的机构以及从业人员,传播的能力太差,无法以受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和语境,营销自己的见地。“You have to speak up and speak out,otherwise, you are not going to make any impact”。但是不少传统研究单位,严格管制自己的专家对外发声音,尤其是使用新媒体。即便发声音,也是市场和社会主体听不大明白的,好像不是一个星球的人,调不到一个频道上。譬如,怎么能向企业家生硬灌输“供应侧结构性改革”概念呢?翻译一下,是提高技术进步和创新的贡献率。再翻译一下,就是优化的制度、优质的产品和优美的环境。关于长三角一体化效应,有专家如此言之凿凿:如果我们上海不好,你们江浙将会如何的悲催。如果换一种说法:上海带头升级了,我们长三角将集体转型,共享共荣……“智库”专家少说你我他,多说我们,传播效果将完全不同。


我们的三大能力建设,也只是开个头而已,路漫漫其修远兮。


“智库”工作有一条主线,资讯 - 信息–知识–智慧–方案,由远及近,由表及里,由标到本,由粗到细。背后是数据库、政策库、工具库和对策库的支撑。有些国际“智库”,本身就是软件集成公司,就是IT公司。


所以,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将技术属性,也放在第一位。换言之,充分汲取互联网、大数据的生产力。大数据既是生产工具,助推我们的产业经济、区域经济、投资贸易便利化、一带一路、科技创新、城市治理、公共安全研究。大数据也是商业模式,中心正探索基于大数据的大都市防灾减灾解决方案。2015年下半年,在黄浦区试点火灾预测,2016年计划将试点区域扩展到陆家嘴等地,另外还将启动不同尺度的区域洞察试验。我们的理念是:互联互通、“流留结合”,以流定形、以形定位;以位识人、以人聚业。


中心是有底气的。3年不算长,但是对一个有互联网基因的研究机构而言,还是积累了一些东西。最宝贵的,就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专家网络和治理结构。本人可取之处不算多,但是有个优势,那就是朋友们的包容和呵护。正是大家鼓励和参与,一起推动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开创了目前的局面。本想逐一列名感谢,名单实在太长,只好遗憾作罢。但是这几位,是必须要提的:雷星晖、赖朝辉、陆华、王广慧、尤珅、周其刚、贝史伟、王其明、陈国栋、张云坡、康红恩、洪榕、郭朝晖、陈建勋、孙玉春、宋杰封、吴昀华、方宇浩、马静……谢谢你们的厚爱!


过去3年,中心联合有识之士,扎根上海,勉力工作,希冀打造中国本土原创、争取国际话语权、数据驱动的开放性研究发展平台。在迈开万里长征第一步之际,我们整理了部分的研究成果、经典案例、政策建议、调研笔记、“周三下午茶”实录和财经时评,编辑出版。一群具备正能量的人,任性而持续地思考着未来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交易方式、治理方式,希望和更多的人分享、碰撞。囿于水平,其中不乏肤浅、粗陋甚至谬误之处,恳请读者批评指正,不胜感谢。


我们身处一个伟大的时代,伟大的国度,将见证诸多积极变革。这些变革的历史影响,短期内可能被高估;但是就长期而言,又可能被低估。我们往往高估了自己的优势,但是又低估了未来成长的空间。我们经常是夜里想了千条路,早起依然卖豆腐……如何不辜负未来?唯有将“建设性对立”和“创造性破坏”思想,扎实地付诸行动。


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在上海,在前沿,助您抢滩。


何万篷

2016年1月9日


3年前的今天,意气用事,离开为之倾情奋斗了14个年头的老单位,不带走一片云彩。任性。


在众人鼓励下发起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不管日后或有传播困扰,仍取前沿、抢滩之意,冠名“前滩”。任性。


中心成立后的头等大事,不是急着做事、找钱,而是费尽周折,从浙江老板手里高价买回“前滩”商标。任性。


中心成立的第一年,邀请省部级领导、中外专家和思想型企业家,举办开放性发展论坛。并在智者的提点下,升级为每年春秋各一次的《海论》。上海滩的论坛,海阔天空的论坛,无拘无束的论坛,任君想象。年度预算近百万。任性。


2014年9月,中心在上市公司“龙元建设集团”鼎力支持下,向全球邀约专家团队,研究上海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路径。应者云集,最后的中标单位是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研究成果报送相关的领导和职能部门。任性。


中心打造几乎365*24的在线研究网络,既是资讯交换平台,也保障了《关于中方参与G20峰会的15条建议》等紧急项目的完成。全时在线,乐此不疲。任性。


从FT学来的“周三下午茶”,已然成为知名的线下研讨活动,与金融机构、开发园区、高校等联合,走进民企,在各区县“巡回”。政、商、学、金、媒等各界人士活跃参与,平均每周至少一次。中心每年学术茶叙的支出,有十数万元之巨。任性。


《上海17区县微评论》,经《东方早报·上海经济评论》刊发后,风靡上海滩,好评如潮,被喻为“言领导之不方便言”,“颠覆了区域经济研究的表达范式”,“洞察优势和趋势”。中心在此基础上,开发基于大数据的区县数据综合性监测服务,扬短避长,转型为数据技术平台。任性。


一篇非常不合时宜的《上海众创空间过剩了吗》在《上海观察》登载,一度引发热议,甚至责难:怎么可以泼“众创空间”的冷水呢?早在2013年9月,中心预警上海自贸区将“直面八大风险与挑战”,其中就包括“热钱异动”。秉持“预测先于决策”精神,敢于冷思考,和委托方柔性碰撞。任性。


中心发起并运营“上海市PPP中心微信群”。群友来自财政部、市政府、普华永道、PPP市场主体、中介咨询机构、高校、银行财团等,集聚了一批业界大佬。大家围绕PPP,畅所欲言,鞭策全国PPP大业。中心不在其位,亦谋其政。任性。


中心联合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成立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到香港、柏林等地访问演讲,阐述互通互联、新型全球化。与美国曾主导的、以商业性金融为主、一贯制、格式化、排他性的全球化显著不同的是,一带一路是由中国倡议的、以实体经济/实业经济为主导的全球化,前所未有地重视基础设施、城市建设、产业合作,尤其是制造业合作,强调可持续性和包容性,强调协同发展。而教育的互联互通、教育的新型合作,可谓一带一路的软实力、“巧实力”之源。中心因此建议上海发起设立一带一路大学。有梦想,就有可能成真,即便明知不可,仍尽力为之。任性。


我们设立了“访问学者”制度,欢迎国内外专家来沪从事研究,接受兄弟省份的青年干部来挂职锻炼,中心提供力所能及的便利服务。任性。


……


任性的背后,是一种使命感和紧迫感。上海前滩新兴研究中心的内部团队和外部专家,有个共同的标签:正能量、建设性、乐天派、行动者和学习积极分子。任性来自于热爱和紧迫,不热爱就没有这份激情投入,不紧迫就没有这份只争朝夕。中心办公室墙上有一句标语:我们的每一天,是25小时!


我们分析全球政经新常态,提出“中国行动”是国际社会可信赖的力量,是中流砥柱。我方可以抓住美国“创新间歇”“战略收缩”和全球统御能力传承出现空挡的机会,适应“后危机”“后美国”和“后全球性框架”特点,顺势而上,抢占市场、思想、道德和舆论的制高点。


我们结合国际招标成果,提出上海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综合优势无可置疑。宏观层面尚需改进,但没有大的屏障。问题出在细微处、隐形处,“微障碍”坚硬而普遍,必须努力跨越。在上海电视台《道理》栏目录制《创新动力正澎湃》时建言,全球性科技创新中心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理解。第一个层面,科技成果的研发、转化和应用。第二个层面,国际科技创新资源的市场化集散。第三个层面,源于科技创新但是又超越科技创新的思想市场的形成。


我们长期跟踪研究TPP,提出重整供应链和价值链,将产能积极投放到TPP协议国,通过并购重组,谋划由GDP主义转向GNP主义。我们注意到,日本的国家战略特区计划野心勃勃,欲建设“世界上最容易开展商务活动”的国家,打造“可匹敌伦敦、纽约”的国际商务环境,汇集“世界人才、技术和资金”。中心组织力量,集中研讨,发表《上海自贸区引领新动力、新空间与新优势——兼论与日本国家战略特区的比较》。


我们深度考察德国工业4.0,提出德国STYLE= 智慧思维 + 工匠精神 + 秩序社会 = 质量 = 和谐。这个和谐包括:供需和谐、工序和谐、软硬件和谐、人机和谐、人和自然和谐等。对中国企业而言,有个跟跑、并跑、领跑的过程。但在高端制造领域,中国企业可能连跟跑都很困难,差距拉大,还存在不少误区。有些中国企业急于求成,好高骛远,不愿意脚踏实地当“工匠”,想直接跨过“精益生产”的阶段,直接实现工业4.0。我们更要看到,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器,数控机床则是先进制造之基。西方严格限制高档数控机床领域的对华技术转让。政治是主因,技术控制是手段,限制发展是目的。西方的做法,违背了自由贸易精神,阻碍着生产方式创新。


……


过去3年,中心承担了50余项外部研究课题。长三角、东三省、京津冀、云贵川、中三角、港澳台、上海每一个区县街镇……都留下了中心专家勤奋的脚印。


我们在“环首都经济圈产业规划”中提出,河北省要绿色崛起、智慧突围;


我们在“大玉溪战略规划”中提出,要让曼谷-昆明国际通道变成串联自由贸易城、自由贸易园区的自由贸易带;


我们在“义乌市新动力”课题中提出,要通过培育国际营运商,打造一个内外贸一体化、进出口均衡的全面深化改革生动样本;


我们在“桃浦科技智慧城产业规划”中提出,引入共同体、PPP、联席会等理念和工具,打通“科研成果转化-知识产品集散-科技金融创新-先进模式示范”价值链,面向“上海2040”,建设智慧型、国际化的竞争力新极点。


我们是中国自由贸易研究的专业户。在“双自联动”紧急课题中,提出“中国行动”的关键,是上海这座新兴全球城市迅速从后发追赶阶段转换到创新引领阶段,肩负起庄严的国家使命,成长为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的先进典范和强大策源地。而浦东使命的逻辑,是世界市场-“北京共识”-中国规则-上海引领-浦东突破。全球城市的内在性、终极性要求,是基于自由贸易制度的全球创新资源配置中心。“4+1”中心有如下的内在结构:






但是客观而言,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从外部观察,始终是模糊的。过去的3年发展路程,显然是非典型性的。


办公室墙上还有一句话:我们是“创客型智库,智库型孵化器”。既然是创客,动手能力就要强,除了接“天气”,更要接地气。既然是孵化器,那就要有对象——我们孵化学术团队,孵化创新商务模式,甚至孵化改革实践。理解这个同样非典型的定位,无疑有点挑战性。中心其实不敢轻言“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我们或许有点新型,但离“智库”尚有十万八千里。


2015年初,《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印发后,全国猛刮“智库风”,各类机构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还未成长,就已过剩。过剩的必然结果,是让“智库”变成了“字库”,成了愤青、“愤老”扎堆的处所。如不是唯一功能,至少也是第一功能,“智库”要善于在约束条件下拿出解决具体问题的对策。所谓“智库”,就是智慧的对策库。会批判,更会建设。能实证,也能证伪。可以让历史照亮今天,更要让未来引领当下。


我们不敢说自己是“智库”,还基于这么一个判断:“智库”能力 = 对策研究能力 + 现代传播能力 + 财务独立能力。如果不能做到3 in 1,就可基本被判为传统研究机构。比起培养对策研究能力和财务独立能力,更加紧迫的是现代传播能力。许多自我标榜为“智库”的机构以及从业人员,传播的能力太差,无法以受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和语境,营销自己的见地。“You have to speak up and speak out,otherwise, you are not going to make any impact”。但是不少传统研究单位,严格管制自己的专家对外发声音,尤其是使用新媒体。即便发声音,也是市场和社会主体听不大明白的,好像不是一个星球的人,调不到一个频道上。譬如,怎么能向企业家生硬灌输“供应侧结构性改革”概念呢?翻译一下,是提高技术进步和创新的贡献率。再翻译一下,就是优化的制度、优质的产品和优美的环境。关于长三角一体化效应,有专家如此言之凿凿:如果我们上海不好,你们江浙将会如何的悲催。如果换一种说法:上海带头升级了,我们长三角将集体转型,共享共荣……“智库”专家少说你我他,多说我们,传播效果将完全不同。


我们的三大能力建设,也只是开个头而已,路漫漫其修远兮。


“智库”工作有一条主线,资讯 - 信息–知识–智慧–方案,由远及近,由表及里,由标到本,由粗到细。背后是数据库、政策库、工具库和对策库的支撑。有些国际“智库”,本身就是软件集成公司,就是IT公司。


所以,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将技术属性,也放在第一位。换言之,充分汲取互联网、大数据的生产力。大数据既是生产工具,助推我们的产业经济、区域经济、投资贸易便利化、一带一路、科技创新、城市治理、公共安全研究。大数据也是商业模式,中心正探索基于大数据的大都市防灾减灾解决方案。2015年下半年,在黄浦区试点火灾预测,2016年计划将试点区域扩展到陆家嘴等地,另外还将启动不同尺度的区域洞察试验。我们的理念是:互联互通、“流留结合”,以流定形、以形定位;以位识人、以人聚业。


中心是有底气的。3年不算长,但是对一个有互联网基因的研究机构而言,还是积累了一些东西。最宝贵的,就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专家网络和治理结构。本人可取之处不算多,但是有个优势,那就是朋友们的包容和呵护。正是大家鼓励和参与,一起推动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开创了目前的局面。本想逐一列名感谢,名单实在太长,只好遗憾作罢。但是这几位,是必须要提的:雷星晖、赖朝辉、陆华、王广慧、尤珅、周其刚、贝史伟、王其明、陈国栋、张云坡、康红恩、洪榕、郭朝晖、陈建勋、孙玉春、宋杰封、吴昀华、方宇浩、马静……谢谢你们的厚爱!


过去3年,中心联合有识之士,扎根上海,勉力工作,希冀打造中国本土原创、争取国际话语权、数据驱动的开放性研究发展平台。在迈开万里长征第一步之际,我们整理了部分的研究成果、经典案例、政策建议、调研笔记、“周三下午茶”实录和财经时评,编辑出版。一群具备正能量的人,任性而持续地思考着未来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交易方式、治理方式,希望和更多的人分享、碰撞。囿于水平,其中不乏肤浅、粗陋甚至谬误之处,恳请读者批评指正,不胜感谢。


我们身处一个伟大的时代,伟大的国度,将见证诸多积极变革。这些变革的历史影响,短期内可能被高估;但是就长期而言,又可能被低估。我们往往高估了自己的优势,但是又低估了未来成长的空间。我们经常是夜里想了千条路,早起依然卖豆腐……如何不辜负未来?唯有将“建设性对立”和“创造性破坏”思想,扎实地付诸行动。


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在上海,在前沿,助您抢滩。


何万篷

2016年1月9日



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
东育路255弄4号2104室
(前滩世贸中心一期A座)

邮箱
idsschina@163.com



电话
021-64959500

传真
021-64959508

前滩综研官方微信

前滩综研官方微博
首页   |  前滩总览   |  决策研究   |  资本创投   |  数据应用   |  最新动态
前滩综研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9 IDSS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沪ICP备14001843号 Powered by Yongsy
前滩综研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9 IDSS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沪ICP备14001843号
Powered by Yong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