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双自联动”的若干想法
发布时间:2016.01.28    浏览次数:   作者:何万篷
返回列表

从长期趋势看,UN、WTO、APEC等传统组织框架的作用将走下坡路,需要未雨绸缪,做好应对预案。“中国行动”的关键,是上海等新兴全球城市迅速从后发追赶阶段转换到创新引领阶段。浦东使命的逻辑是什么?世界市场-“北京共识”-中国规则-上海引领-浦东突破。

 

(一)全球城市的内在性、终极性要求:基于自由贸易制度的全球创新资源配置中心

 

1. “4+1”中心的内在逻辑结构


上海就应该定位于在全球科技创新中心驱动、引领下,整合国内国际资源、服务国内国际市场的世界级要素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都要服务于国际贸易中心的总体战略需求。若没有国际贸易中心的强大功能,金融和航运这两大中心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末。贸易的内容和形式,决定金融、航运的内容和形式。国际贸易中心功能到位之日,就是国际经济中心建成之时。

 

2. 上海的阶段性使命:引领“一带一路”,双自联动,三心叠合


上海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肯定要走一条面向国际竞争、引领全国发展的综合性道路,激发新动力,再造新优势。我们的核心建议,是双自联动、三心叠合、融入“一带一路”。双自联动,就是通过自由贸易试验和自主创新示范,不断提升投资贸易便利化和科技创新便利化程度,打造自贸区升级版和“科创22条”加强版,让两者相辅相成。三心叠合,就是科技创新中心、金融创新中心、时尚创新中心的叠加、咬合。融入“一带一路”,就是上海在这一国家战略中,发挥瀑布效应,引领相关国家、地区的科技创新活动,集散、配置相关的科技创新资源,服务于各类的市场主体的创意、创业、创新、创投,推动成果转化、市场深化、资本化。

 

3. 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理解


第一个层面,科技成果的研发、转化和应用。第二个层面,国际科技创新资源的市场化集散。第三个层面,源于科技创新但是又超越科技创新的思想市场的形成。


硅谷、纽约,都具备了这样的三个层面。特别是纽约,它后来居上,基于城市更新,将科技产业与时尚、金融、国际化、存量物业深度地结合,让城市的文化底蕴与现代商业、科技创新交相辉映。现在,科技业已成为纽约第二大产业,仅次于金融业。这就是纽约的特色。而且,它的创业生态比硅谷还要丰富多元,有活力,包容了老年人创业、女性创业,更加注重与其他产业的互通互联。我们认为,对上海而言,纽约模式比硅谷模式更有现实意义。同时,我们也应该关注美国产业发展的第三条道路——“博兹曼”模式(该市位于蒙大拿州南部,黄石国家公园正北70公里,山区旅游城市,以自然风光吸引创业人才的集聚),其核心要义是有风景的地方兴起新经济。

 

从微观上看,这些城市都无比重视专利、核心技术、人才、教育、配套政策;从中观上看,这些城市金融发达,充满时尚气息,可以这么说,科技创新中心往往也是金融中心、时尚中心,纽约、伦敦、硅谷等都是如此;从再宏观一点的角度看,越是科技创新城市,就越是强调、倡导包容、合作、共享的精神,同时也是安全的城市。

 


(二)“双自联动”的最大瓶颈:市场和企业尚未做到双向感知

 

为什么专家一堆牢骚,企业家无动于衷,而相关的职能部门满腹委屈?“双自联动”不应强调本系统、本部门的创新,而应该服务于全社会的创新。


 

(三)“双自联动”的最大风险:不突破,不创新

 

高层领导的创新魄力,超过了地方。上海市级战略的高度,超过了浦东。“双自联动”过于揣摩上位意图和本位现实,忽视了市场需求和国际竞争需求。

 

企业家的声音:“上海条件太好,传统的日子太好过了,太精致了,没有粗鄙的、试错的氛围。”“关键是上面要敢于容忍 乱 ,保护 乱 ,甚至于鼓励 乱 。”“上海太讲求规范了,极端厌恶风险,排斥不确定性和变数,而这正是创新之源泉。”“规划能否少一点,监管能否慢半拍,服务能否跟得上?”“ 自贸区2.0 和 科创22条激动人心,但是最后一公里就是走不通!”



(四)“双自联动”的最大误区:搞错主力军和主战场

 

1. 主力军

“体制内的科研团队不是创新主力军。把改善科研体制作为体制机制的创新重点,错了。上海的未来在民营企业家。体制内的科研机构既是上海的优势,更是负累。华为已成全球老大,从来不是靠体制内的力量,他十几个研发中心,主要的全在国外。北京现在最活跃的是互联网创新,驱功力也不在体制内的科研机构。”

 

“上海的体制内力量太强大,彼此又都很 牛 ,合作很难,不是没有人才,而是机制束缚了人才,再加上上海的文化基因,我一直认为是买办,所以创业很难,或许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和收益权的解放有点作用也未可知。”

 

能不能靠海归?“张江不少海归把创业当作职业,真正扎根把企业当孩子一步一步养大的企业家不多。因为不少海归还有华尔街、硅谷的退路,我了解过,不少企业靠政府扶持,长大一点就变现了。”

 

2. 主战场

“坦率地说,陆家嘴是传统金融中心,张江是传统实验室,而美国的华尔街早已不在WallStreet,早已不是个地理概念,硅谷也不仅仅有理工男,我们还在塑造还在沉浸于类似于陆家嘴高楼林立般的金融中心的梦幻,这代表着落后,代表着工业时代的思维,整个陆家嘴找不出几个真正对技术有品位,对创新有深度理解和敏感的投资人,张江则充斥着理工男和众多传统科研院所,缺少资本神经的脉动,缺少对科研模式、商业模式和社会组织运行模式有颠覆性冲动的青年小分队。”

 

“张江与陆家嘴比腹地大,但是在上海做普通的实验室,与苏州等地相比已无成本优势,而且,即使有了科研成果,上海也无物理空间和环境容量让产业化落地,所以,上海也摘不了产业化的果实。张江只能容留或筛选出顶级的科学家和天才创业者,以及具有创新偏好和科技基因的非传统资本,让他们驻扎混居在一起,技术、模式创新与资本杂交之地上海已过了工业年龄 了,几十年内,传统意义上的制造业消失已不是神话了。”

 

“陆家嘴是大金融的代表,但还不能代表各类投资企业,特别是缺失天使基金、种子基金、VC。”



(五)关于“双自联动”的若干建议

 

1. 目标


    ——服务于国际竞争合作新优势、新动力的再造;


    ——致力于全球创新资源市场配置;


    ——争当自主改革的引领者和促进派。

 

2. 原则


    ——“两预两共”(预见、预案、共识、共同行动,这是好规划的4个要素);


    ——规划“粗一点”,细则“实一些”,监管“慢半拍”,服务“跟得上”(特别是监管“慢半拍”,我们特别坚持。上海善于监管,急于监管);


    ——勿为“可复制可推广”所累,浦东创新实践中有相当一部分“高远深”的内容,不一定适合简单化的复制推广,这是由世情、国情、市情、区情决定的;


    ——三心叠合(金融创新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时尚创新中心);


    ——次区域融合、跨区域联动,浦东不能满足于当“节点”,应该当仁不让地成为融合联动的“原点”。进入自贸区2.0时代,更加要有“大家庭和共同体”思维,避免战略碎片化、政策部门化、利益区域化的现象;

 

    ——大大方方向国家部委要政策,至少是和其他特殊区域政策同力度、同步调。改革多是由思想解放来开路,政策松绑来实施,税收优惠来保障的。改革和政策不是非此即彼的矛盾关系。

 

3. 路径:


——产业体系重构


充分考虑比较优势和发展趋势,构筑浦东的新产业体系:授权授能(科技研发和服务) + 先进制造 + 综合营运 + 国际活动(公共服务业) + 体验式消费(生活性服务业)。


——区域规划调整


落实浦东中部崛起战略,研议临港-舟山大通道建设,增加浦东到闵行奉贤的东西向通道。北部引领,中部崛起,南部做实。深入学习浙江省的“产业小镇”计划(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按照企业主体、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原则,在全省建设一批聚焦七大产业、兼顾丝绸黄酒等历史经典产业、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旅游功能的特色小镇,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


——深度国际化


“招国际性组织,引全球性活动”。做实已有的“上海国际基础设施融资交易中心”,设立以PPP项目为基础资产来源的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国际交易平台(强烈建议,尽早实施)。

 

密切关注TPP谈判进程,探讨以上海自贸区为单元加入TPP的可能性。前瞻研究碳关税、航空税、金融交易税等未来变量对我国经济的可能冲击及其化解之策。设立“双自联动”境外基地、境外市外项目协作区。


——搭建知识产品交易等功能性平台


   在沪的各要素市场的实际运营绩效参差不齐,开展动态评估大有必要。要素市场的激活、开放,刻不容缓。有的具备要素市场优秀潜质的平台,因为没有深度融合到市场竞争合作中,无法做大做强,与规划设计的初衷有较大偏差。还有些要素平台,如数据资产交易所等,由于战略视野的缺失,尚未及时布局。上海的要素市场基本以传统模式和国有管控为主,缺乏基于互联网和社会资本主导的大当量、枢纽型的市场平台,局限了上海配置资源和参与新经济的能力,成为上海“四个中心”特别是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核心瓶颈。对一些草根、外来的创新业态,尚无柔性包容的系统性制度供给。


——增值电信渐进开放


继续放宽增值电信业务限制。参照2014·乌镇世界首届互联网大会等做法,在张江国家科学中心等重要节点和重大国际活动期间,解除网络管制,允许自由浏览访问GOOLE学术等境外网站。并持续放宽时间和活动的条件限制,争取做到自贸区范围网络管制的基本解除。


——国资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发展


2014年,上海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改革的细则和指引,启动了国资流动平台,推出了一批市场化改革和重组项目。建议遵循“顶层设计、中观调控、国引民进、国际布局、集成运营”的创新思路,继续全面推进改革发展。这需要国企逐渐从作业、资源层面退出,进入资产、资本层面,通过纵向整合和市场化重组,加快财团化、集成化、国际化的步伐,从而成为游戏规则的设计者、社会资源的组织者、作业任务的分配者、特定功能的承载者。

 

实事求是而言,上海的混改,目前依然处于实质性混沌状态,从职能部门到相关企业,都没有上紧发条。我们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应该是“国有民营,国引民进,双向渗透,打破边界”,其要义是“国引民进”,减少国企、发展国资,壮大民企、引领社会资本。让民营企业“混”得进去,“合”得起来,“撤”得出来,要有这样的保障机制。要改变上海历来给人“跨国企业展业、国有企业作业、民营企业无法创业”的观感,通过混改,提高民企的出生率、存活率和成材率。


——设立国际“智库”服务集聚区


制定“新型智库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办法”。新型“智库”参照执行高新技术企业税收优惠政策。各职能部门对新型“智库”的监管要求,统一、清晰、稳定。政府招标时,一律取消对新型“智库”的注册资金、运营期限和从业人员的体制内职称等要求。鼓励新型“智库”集聚化发展、协同化发展、国际化、法治化发展。培育新型“智库”发展基金。成立新型“智库”行业自律组织。成立“一带一路”学院和浦东奖学金,专门培训沿线国家的高官、高管和留学生。并在此基础上,适时成立浦东大学,目标是成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

 

——提升城市公共安全水平


针对全球城市安全风险演进的新趋势,伦敦、东京、纽约等大都市,建立了各具特色的风险防控体系,并且将其发展成新兴产业。上海市可以结合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建设,迎接移动互联、物联网监控等技术变革潮流,在基础工作信息化的基础上,构建大数据驱动的防灾减灾公共平台,实现诸多信息孤岛的无缝对接,线上线下互动,实时共享,应急响应,推动单位主体管理、区域性隐患整治和行业标准化监管,锁定服务目标群体和社会公众,形成群防群治、齐抓共管之势,全面打造现代化全球城市的安全防控治理体系。


——人才战略创新


“上海是大海,不是小河。要让人才在大海里水涨船高,而不是在小河里水落石出!”“对海外人才来讲,归根到底就两条,一是双重国籍,二是个人所得税。”“对国内人才来讲,其实就一条,归属感/获得感。”“发钱,给补贴,是最差的办法。”

 

(作者系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首席研究员。田春玲编辑,工作邮箱:tiancl@thepaper.cn)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何万篷




从长期趋势看,UN、WTO、APEC等传统组织框架的作用将走下坡路,需要未雨绸缪,做好应对预案。“中国行动”的关键,是上海等新兴全球城市迅速从后发追赶阶段转换到创新引领阶段。浦东使命的逻辑是什么?世界市场-“北京共识”-中国规则-上海引领-浦东突破。

 

(一)全球城市的内在性、终极性要求:基于自由贸易制度的全球创新资源配置中心

 

1. “4+1”中心的内在逻辑结构


上海就应该定位于在全球科技创新中心驱动、引领下,整合国内国际资源、服务国内国际市场的世界级要素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都要服务于国际贸易中心的总体战略需求。若没有国际贸易中心的强大功能,金融和航运这两大中心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末。贸易的内容和形式,决定金融、航运的内容和形式。国际贸易中心功能到位之日,就是国际经济中心建成之时。

 

2. 上海的阶段性使命:引领“一带一路”,双自联动,三心叠合


上海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肯定要走一条面向国际竞争、引领全国发展的综合性道路,激发新动力,再造新优势。我们的核心建议,是双自联动、三心叠合、融入“一带一路”。双自联动,就是通过自由贸易试验和自主创新示范,不断提升投资贸易便利化和科技创新便利化程度,打造自贸区升级版和“科创22条”加强版,让两者相辅相成。三心叠合,就是科技创新中心、金融创新中心、时尚创新中心的叠加、咬合。融入“一带一路”,就是上海在这一国家战略中,发挥瀑布效应,引领相关国家、地区的科技创新活动,集散、配置相关的科技创新资源,服务于各类的市场主体的创意、创业、创新、创投,推动成果转化、市场深化、资本化。

 

3. 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理解


第一个层面,科技成果的研发、转化和应用。第二个层面,国际科技创新资源的市场化集散。第三个层面,源于科技创新但是又超越科技创新的思想市场的形成。


硅谷、纽约,都具备了这样的三个层面。特别是纽约,它后来居上,基于城市更新,将科技产业与时尚、金融、国际化、存量物业深度地结合,让城市的文化底蕴与现代商业、科技创新交相辉映。现在,科技业已成为纽约第二大产业,仅次于金融业。这就是纽约的特色。而且,它的创业生态比硅谷还要丰富多元,有活力,包容了老年人创业、女性创业,更加注重与其他产业的互通互联。我们认为,对上海而言,纽约模式比硅谷模式更有现实意义。同时,我们也应该关注美国产业发展的第三条道路——“博兹曼”模式(该市位于蒙大拿州南部,黄石国家公园正北70公里,山区旅游城市,以自然风光吸引创业人才的集聚),其核心要义是有风景的地方兴起新经济。

 

从微观上看,这些城市都无比重视专利、核心技术、人才、教育、配套政策;从中观上看,这些城市金融发达,充满时尚气息,可以这么说,科技创新中心往往也是金融中心、时尚中心,纽约、伦敦、硅谷等都是如此;从再宏观一点的角度看,越是科技创新城市,就越是强调、倡导包容、合作、共享的精神,同时也是安全的城市。

 


(二)“双自联动”的最大瓶颈:市场和企业尚未做到双向感知

 

为什么专家一堆牢骚,企业家无动于衷,而相关的职能部门满腹委屈?“双自联动”不应强调本系统、本部门的创新,而应该服务于全社会的创新。


 

(三)“双自联动”的最大风险:不突破,不创新

 

高层领导的创新魄力,超过了地方。上海市级战略的高度,超过了浦东。“双自联动”过于揣摩上位意图和本位现实,忽视了市场需求和国际竞争需求。

 

企业家的声音:“上海条件太好,传统的日子太好过了,太精致了,没有粗鄙的、试错的氛围。”“关键是上面要敢于容忍 乱 ,保护 乱 ,甚至于鼓励 乱 。”“上海太讲求规范了,极端厌恶风险,排斥不确定性和变数,而这正是创新之源泉。”“规划能否少一点,监管能否慢半拍,服务能否跟得上?”“ 自贸区2.0 和 科创22条激动人心,但是最后一公里就是走不通!”



(四)“双自联动”的最大误区:搞错主力军和主战场

 

1. 主力军

“体制内的科研团队不是创新主力军。把改善科研体制作为体制机制的创新重点,错了。上海的未来在民营企业家。体制内的科研机构既是上海的优势,更是负累。华为已成全球老大,从来不是靠体制内的力量,他十几个研发中心,主要的全在国外。北京现在最活跃的是互联网创新,驱功力也不在体制内的科研机构。”

 

“上海的体制内力量太强大,彼此又都很 牛 ,合作很难,不是没有人才,而是机制束缚了人才,再加上上海的文化基因,我一直认为是买办,所以创业很难,或许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和收益权的解放有点作用也未可知。”

 

能不能靠海归?“张江不少海归把创业当作职业,真正扎根把企业当孩子一步一步养大的企业家不多。因为不少海归还有华尔街、硅谷的退路,我了解过,不少企业靠政府扶持,长大一点就变现了。”

 

2. 主战场

“坦率地说,陆家嘴是传统金融中心,张江是传统实验室,而美国的华尔街早已不在WallStreet,早已不是个地理概念,硅谷也不仅仅有理工男,我们还在塑造还在沉浸于类似于陆家嘴高楼林立般的金融中心的梦幻,这代表着落后,代表着工业时代的思维,整个陆家嘴找不出几个真正对技术有品位,对创新有深度理解和敏感的投资人,张江则充斥着理工男和众多传统科研院所,缺少资本神经的脉动,缺少对科研模式、商业模式和社会组织运行模式有颠覆性冲动的青年小分队。”

 

“张江与陆家嘴比腹地大,但是在上海做普通的实验室,与苏州等地相比已无成本优势,而且,即使有了科研成果,上海也无物理空间和环境容量让产业化落地,所以,上海也摘不了产业化的果实。张江只能容留或筛选出顶级的科学家和天才创业者,以及具有创新偏好和科技基因的非传统资本,让他们驻扎混居在一起,技术、模式创新与资本杂交之地上海已过了工业年龄 了,几十年内,传统意义上的制造业消失已不是神话了。”

 

“陆家嘴是大金融的代表,但还不能代表各类投资企业,特别是缺失天使基金、种子基金、VC。”



(五)关于“双自联动”的若干建议

 

1. 目标


    ——服务于国际竞争合作新优势、新动力的再造;


    ——致力于全球创新资源市场配置;


    ——争当自主改革的引领者和促进派。

 

2. 原则


    ——“两预两共”(预见、预案、共识、共同行动,这是好规划的4个要素);


    ——规划“粗一点”,细则“实一些”,监管“慢半拍”,服务“跟得上”(特别是监管“慢半拍”,我们特别坚持。上海善于监管,急于监管);


    ——勿为“可复制可推广”所累,浦东创新实践中有相当一部分“高远深”的内容,不一定适合简单化的复制推广,这是由世情、国情、市情、区情决定的;


    ——三心叠合(金融创新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时尚创新中心);


    ——次区域融合、跨区域联动,浦东不能满足于当“节点”,应该当仁不让地成为融合联动的“原点”。进入自贸区2.0时代,更加要有“大家庭和共同体”思维,避免战略碎片化、政策部门化、利益区域化的现象;

 

    ——大大方方向国家部委要政策,至少是和其他特殊区域政策同力度、同步调。改革多是由思想解放来开路,政策松绑来实施,税收优惠来保障的。改革和政策不是非此即彼的矛盾关系。

 

3. 路径:


——产业体系重构


充分考虑比较优势和发展趋势,构筑浦东的新产业体系:授权授能(科技研发和服务) + 先进制造 + 综合营运 + 国际活动(公共服务业) + 体验式消费(生活性服务业)。


——区域规划调整


落实浦东中部崛起战略,研议临港-舟山大通道建设,增加浦东到闵行奉贤的东西向通道。北部引领,中部崛起,南部做实。深入学习浙江省的“产业小镇”计划(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按照企业主体、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原则,在全省建设一批聚焦七大产业、兼顾丝绸黄酒等历史经典产业、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旅游功能的特色小镇,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


——深度国际化


“招国际性组织,引全球性活动”。做实已有的“上海国际基础设施融资交易中心”,设立以PPP项目为基础资产来源的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国际交易平台(强烈建议,尽早实施)。

 

密切关注TPP谈判进程,探讨以上海自贸区为单元加入TPP的可能性。前瞻研究碳关税、航空税、金融交易税等未来变量对我国经济的可能冲击及其化解之策。设立“双自联动”境外基地、境外市外项目协作区。


——搭建知识产品交易等功能性平台


   在沪的各要素市场的实际运营绩效参差不齐,开展动态评估大有必要。要素市场的激活、开放,刻不容缓。有的具备要素市场优秀潜质的平台,因为没有深度融合到市场竞争合作中,无法做大做强,与规划设计的初衷有较大偏差。还有些要素平台,如数据资产交易所等,由于战略视野的缺失,尚未及时布局。上海的要素市场基本以传统模式和国有管控为主,缺乏基于互联网和社会资本主导的大当量、枢纽型的市场平台,局限了上海配置资源和参与新经济的能力,成为上海“四个中心”特别是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核心瓶颈。对一些草根、外来的创新业态,尚无柔性包容的系统性制度供给。


——增值电信渐进开放


继续放宽增值电信业务限制。参照2014·乌镇世界首届互联网大会等做法,在张江国家科学中心等重要节点和重大国际活动期间,解除网络管制,允许自由浏览访问GOOLE学术等境外网站。并持续放宽时间和活动的条件限制,争取做到自贸区范围网络管制的基本解除。


——国资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发展


2014年,上海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改革的细则和指引,启动了国资流动平台,推出了一批市场化改革和重组项目。建议遵循“顶层设计、中观调控、国引民进、国际布局、集成运营”的创新思路,继续全面推进改革发展。这需要国企逐渐从作业、资源层面退出,进入资产、资本层面,通过纵向整合和市场化重组,加快财团化、集成化、国际化的步伐,从而成为游戏规则的设计者、社会资源的组织者、作业任务的分配者、特定功能的承载者。

 

实事求是而言,上海的混改,目前依然处于实质性混沌状态,从职能部门到相关企业,都没有上紧发条。我们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应该是“国有民营,国引民进,双向渗透,打破边界”,其要义是“国引民进”,减少国企、发展国资,壮大民企、引领社会资本。让民营企业“混”得进去,“合”得起来,“撤”得出来,要有这样的保障机制。要改变上海历来给人“跨国企业展业、国有企业作业、民营企业无法创业”的观感,通过混改,提高民企的出生率、存活率和成材率。


——设立国际“智库”服务集聚区


制定“新型智库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办法”。新型“智库”参照执行高新技术企业税收优惠政策。各职能部门对新型“智库”的监管要求,统一、清晰、稳定。政府招标时,一律取消对新型“智库”的注册资金、运营期限和从业人员的体制内职称等要求。鼓励新型“智库”集聚化发展、协同化发展、国际化、法治化发展。培育新型“智库”发展基金。成立新型“智库”行业自律组织。成立“一带一路”学院和浦东奖学金,专门培训沿线国家的高官、高管和留学生。并在此基础上,适时成立浦东大学,目标是成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

 

——提升城市公共安全水平


针对全球城市安全风险演进的新趋势,伦敦、东京、纽约等大都市,建立了各具特色的风险防控体系,并且将其发展成新兴产业。上海市可以结合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建设,迎接移动互联、物联网监控等技术变革潮流,在基础工作信息化的基础上,构建大数据驱动的防灾减灾公共平台,实现诸多信息孤岛的无缝对接,线上线下互动,实时共享,应急响应,推动单位主体管理、区域性隐患整治和行业标准化监管,锁定服务目标群体和社会公众,形成群防群治、齐抓共管之势,全面打造现代化全球城市的安全防控治理体系。


——人才战略创新


“上海是大海,不是小河。要让人才在大海里水涨船高,而不是在小河里水落石出!”“对海外人才来讲,归根到底就两条,一是双重国籍,二是个人所得税。”“对国内人才来讲,其实就一条,归属感/获得感。”“发钱,给补贴,是最差的办法。”

 

(作者系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首席研究员。田春玲编辑,工作邮箱:tiancl@thepaper.cn)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何万篷





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
东育路255弄4号2104室
(前滩世贸中心一期A座)

邮箱
idsschina@163.com



电话
021-64959500

传真
021-64959508

前滩综研官方微信

前滩综研官方微博
首页   |  前滩总览   |  决策研究   |  资本创投   |  数据应用   |  最新动态
前滩综研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9 IDSS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沪ICP备14001843号 Powered by Yongsy
前滩综研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9 IDSS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沪ICP备14001843号
Powered by Yongsy